中能建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業務資訊
首頁 > 新聞中心 > 業務資訊

國企改革棋到中局

发布日期:2017-12-13 00彩票走势图:经济参考报

“混改之後,我還算是國企員工嗎?”在聯通工作了十余年的陳鋒有點迷惑。陳鋒的困惑代表了身處改革漩渦中國企員工的感受。隨著國有企業在今年底全面完成公司制改革目標的迫近,國企發展將面臨新的機遇和挑戰。

事實上,公司制改革僅僅是這一輪國企改革大棋局中的一個落子,包括國有企業負責人薪酬制度改革、加強國有資産監管防止國資流失等一系列重大改革事項悄然落地,本輪國企改革伴隨社會的廣泛關注漸漸進入深水區。

然而,作爲中國經濟領域改革的核心,國企改革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

布局:搭建“四梁八柱”

時間回溯至2013年冬天。

在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機魅影中,中國經濟增速持續下行,中國企業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機,鋼鐵、煤炭、水泥等多個行業産能嚴重過剩、利潤減少。

東北老工業基地是新中國工業搖籃,曾爲國家工業化作出重大貢獻,但因爲曆史發展時間長、缺乏資本金注入、造血功能弱化等原因,出現負擔沈重、負債率過高以及機制不活、面向市場自主經營活力不強等問題。相似的困境也出現在因“老三線建設”輝煌一時的中西部地區。“百裏鋼城”攀枝花長期飽受“一業獨大”的困擾,甚至一度位列全國十大汙染城市名單。這個城市的重要經濟支柱攀鋼集團也陷入經營困境,開始出現連年虧損。

作爲國民經濟的骨幹和中堅,國有企業該如何帶領中國經濟走出困局?

2013年11月12日,十八屆三中全會審議通過《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作爲全面深化改革的頂層設計和總體規劃,《決定》明確提出“兩個毫不動搖”:必須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堅持公有制主體地位,發揮國有經濟主導作用,不斷增強國有經濟活力、控制力、影響力;必須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激發非公有制經濟活力和創造力。

12月30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成立。至黨的十九大召開之前,短短三年多時間裏,中央深改組密集召開了38次會議,利益觸及面大的國有企業負責人薪酬制度改革、國有企業公司制改制等一系列重大改革事項悄然落地,許多過去難啃的“硬骨頭”終于被啃下。

2014年,關于“經濟發展新常態”的重大判斷,2015年提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一系列重大理論創新爲中國全面深化改革的恢宏篇章奠定了基調。而深入推進國資國企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應有之義。

鞍鋼集團公司總經理姚林對此深有感觸:“應該說供給側改革是中央對當前經濟發展的非常英明的布置,鋼鐵行業是受益的行業之一。去過剩産能,淘汰地條鋼以及一些落後的制法工藝,從環保上總量控制調整各個區域産能,在這些有效實行的措施之下,這兩年特別是今年以來鋼鐵行業形勢持續向好,進入健康穩定發展的狀態。”

2015年8月,由國務院國資委、國家發改委、財政部等部門共同起草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出台。作爲新時期指導和推進國企改革的綱領性文件,《指導意見》從改革的總體要求到分類推進國有企業改革、完善現代企業制度和國有資産管理體制、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強化監督防止國有資産流失、加強和改進黨對國有企業的領導等方面,全面提出了新時期國有企業改革的目標任務和重大舉措。

自《指導意見》頒布實施到2015年底,《關于在深化國有企業改革中堅持黨的領導加強黨的建設的若幹意見》等文件相繼印發。伴隨“1+N”文件體系及相關細則出台,本輪國企改革政策框架“四梁八柱”已搭建起來。

落子:施工進入“深水區”

盡管有了國企改革的政策框架,但要真正實施起來並非一件容易的事。如何從頂層設計邁向施工期?突破口在哪裏?

舉一綱而萬目張。無疑,在國企創造利潤中占80%的中央企業是整個國企改革棋局的重中之重。

在國資委改革局局長白英姿看來,中央企業規模體量大、職工人數多、業務結構和重組涉及的影響因素複雜,操作難度極大。國資委會同有關部門制定印發的《關于推動中央企業結構調整與重組的指導意見》,爲新時期中央企業重組整合指明了目標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中國二重,即中國第二重型機械集團公司,是國家重型裝備制造領域的老牌央企,中央直管的國有重要骨幹企業。但2011年以來,中國二重出現了連續虧損、資不抵債、負擔沈重等嚴峻問題,深陷泥潭,瀕臨破産。

“就像人手上長了瘡,應該把膿擠出來再上藥,雖然當時很痛苦,但是能徹底治好。如果只是外邊塗點藥,不去受那個痛苦,時間再長也好不了。”國機集團董事長任洪斌談起國機重組中國二重時,用這樣的比喻來形容當時面臨的問題和做出的選擇。

國機于2013年重組中國二重以後,制定了“三年扭虧脫困”的方案。至2016年,中國二重企業經營取得曆史性突破,營業收入達78.12億元、利潤總額5.25億元,經營淨現金流由負轉正,順利實現脫困目標。

央企內部的重組整合僅僅只是本輪國企改革邁出的一小步,更大的一步則是“混改”。

2017年,混合所有制改革被列爲國有企業改革的突破口。

體制機制的束縛,曾是東航集團旗下東航物流公司最大的困擾。工資薪酬不能隨業績增長而提高,企業留不住人,公司管理層無法自主經營決策。作爲國企混改樣本,100%國資的東航物流公司此次將面向社會出讓45%的股權,以引進新的戰略投資和財務投資者。同時,員工持股10%。

“東航物流目前實施的員工持股方案,爲企業員工帶來活力、動力,同時也是一種壓力和責任。”東航物流總經理李九鵬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尤其對高管層來說,員工持股是激勵與約束並存的機制。由于東航物流本身股本高達41億元,規定的單個員工持股上限1%實際上金額有4100萬元之多。“對員工來說,這都是要拿出‘真金白銀’來的,持了股,就相當于背上身家在打拼。”以李九鵬爲例,他通過無限責任的質押貸款籌得資金,持股金額爲3000多萬元,“現在對我來說,公司的前途跟我個人已經牢牢綁在一起。”

與東航物流相比,同樣作爲國企混改試點的聯通混改引起的更多是爭議。

此次混改中,中國聯通拿出780億元資産,引進了包括百度、阿裏巴巴、騰訊在內的戰略投資者,聯通集團持股比例下降至不到40%。此外,中國聯通擬向核心員工授予約8.5億股限制性股票。此次聯通混改的體量之大、讓渡股權的比例之高,引入互聯網企業之多,以及員工持股等改革舉措,引發了廣泛關注。

“我今天正式告別堅守了20多年的體制,離開聯通,自謀生路了,請朋友們多多關照。”一位聯通老員工在微信群裏這樣寫道。

如果成爲那1/7500的核心員工,自然意味著個人財富的增長,但是拿到股票也意味著要扛上更重的業績壓力,如果達不到解鎖要求,三年後這些股票就成了“空頭支票”。對習慣了“穩定”的國企員工來說,這是一個更大的挑戰。

“壟斷領域的央企如何進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一直是國企改革的一大課題。”中國企業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李錦指出,此次中國聯通混改落地具有示範意義,將帶動國企改革節奏加速,對于今後的央企改革,聯通混改的發展軌迹、改革操作、思路想法都將成爲重要參考。

決勝局:新時代新作爲

“過去的五年,可以說是國資委成立以來國企戰略布局調整最大的五年。”國資委主任肖亞慶在談到國企改革時說,調整之後不僅是數量發生了變化,更重要的是企業內生活力明顯增強,企業産業鏈布局優化,創新發展促進作用明顯。

東北老工業基地和“老三線建設”地區國企的變化可謂最大。

鞍鋼礦業集團齊大山鐵礦礦長劉殿軍對這幾年鞍山礦業衆多顯著變化感觸很深,原先陳舊的、不合現代企業發展的規章制度逐漸在改變,“我們進行采礦技術研發和改造,在管理上也進行完善,實現了低成本運營,現在開采水平基本按照國際礦價在65美元左右可以實現盈利,具有平抑國際礦價的能力,比國內許多礦山的成本低100元/噸左右。”

在沈陽北方重工的巨大廠房裏,一條長達百余米、高十幾米的鋼鐵巨龍,“骨架”已成,“肌肉”正在組裝中。

“這是專爲出口土耳其的盾構機,先期6台訂單已交付2台,後續訂單還要簽訂。”沈陽北方重工集團宣傳部長劉曉東告訴記者。

北方重工的公司治理結構,從原來母分公司向母子公司轉變,破除純國有體制障礙,全面做強做優做大國有資本,充分調動一線員工積極性。北方重工還成立了專業化的三家專新公司,把原來只爲企業內部服務的維修保障服務業、輔助業務,變包袱爲發展新動力,開辟發展新路徑。

而一場以市場化法制化債轉股、定向增發、引進戰略投資者、員工持股等內容的一攬子改革方案,正在沈陽機床集團加速推進。

走進沈陽機床集團的車間,一台台智能機床在綠色光潔的地面上排出一條長長的走廊,許多機床貼著“雙陽團隊”字樣。“我們將實施員工內部雙創試點,利用智能機床平台,直接從雲平台上接訂單,從員工直接變爲創業者,與企業的關系變爲合作關系。”沈陽機床智能制造體驗主任鞠志鑫告訴記者。

“在全球新一輪産業革命挑戰面前,我國新型工業化道路如何走,國企改革如何進一步深化,沈陽機床集團正在開展的綜合改革,將在這兩個方面起到示範作用。”沈陽機床集團董事長關錫友說。

不停運轉的軋機,飛馳而過的紅鋼……如今,攀鋼釩軌梁廠的兩條萬能生産線一片火熱忙碌,這是中國高鐵及重載鐵路軌道的生産供應基地之一,也是攀鋼集團轉型升級、開拓創新的一個縮影。

“目前全國1/3的高鐵用鋼是我們生産的,鋼軌年産量全國第一,出口鋼軌占到國內出口總量的70%以上。”在此工作了15年的攀鋼釩軌梁廠副廠長王仁福給記者算了筆賬,2015年生産低端原鋼的萬能一線改造後,雖然整個廠總産量下降了,但高端産品産量增加,利潤整體增加了30%到40%。

據國資委改革局局長白英姿介紹,通過本輪重組整合,中央企業整體布局不斷優化、行業結構不斷優化、業務結構不斷優化、資産質量不斷優化。國有資本向關系國家安全、國民經濟命脈和國計民生的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不斷集中,中央企業的控制力、影響力、帶動力明顯提升。截至目前,國有資本在軍工、電網電力、石油石化、交通運輸、電信、煤炭等企業的占比達到80.1%。

黨的十九大報告在強調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時,對國有資産、國有資本、國有企業及其改革提出了新任務:要完善各類國有資産管理體制,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加快國有經濟布局優化、結構調整、戰略性重組,促進國有資産保值增值,推動國有資本做強做優做大,有效防止國有資産流失。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

國企強,則國家強。新時代到來,國有企業依然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支柱,是推進中國進入這個曆史新時代的強大推動力。

媒體垂詢

E-mail:ZNJ@chinaech.com